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蓬安的博客

“裸体做官”一词首创者

 
 
 

日志

 
 

周蓬安:养情妇的副处级村第一书记,拧巴!  

2016-11-03 07:13: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蓬安:养情妇的副处级村第一书记,拧巴!

“北京时间”一篇题为《河南一官员被情妇举报公款租房开房组织部门介入调查》的文章披露,一网帖举报河南鹿邑县委宣传部部长袁玉峰在挂职登封市君召乡君召村任党支部第一书记期间曾假称自己已离婚,“向已婚女子疯狂‘求婚’、驻村期间公款和情妇租房……”举报者还在网上晒出两人的亲密合影照、“婚纱照”以及“露骨”的聊天信息。举报人——河南新乡辉县女子小朱表示,举报的问题绝无虚假,有“铁的证据”。

 

作为一名有着30多年工龄的基层公务员,早就习惯于“下级服从上级”,因此一直有个奇怪的想法,那就是现在很多地方给行政村配备处级“第一书记”后,正科级的镇党委书记如何领导他?当涉及一些利益分配时,是处级的村第一书记服从科级的镇党委书记,还是科级的镇党委书记服从处级的村第一书记?名不正,则言不顺。一直感到这是一件十分拧巴,似乎具有中国特色的怪现象。

在一个需要通过选举产生领导的国家,官员原本是应该各尽其职的。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中国出现了大量的“挂职干部”,弄成一人跨地区任两个职务。笔者四年前曾写了篇题为《建议废除“干部挂职制度”》的社情民意,理由有五:一是这些“空降干部”,当地人对他并不熟悉,不可能通过真正的选举程序来任命他;二是“挂职干部”破坏了中国的编制管理,弄得副职太多、太烂;三是为本来职数就多的上级机关创造更多干部升迁机会,却挤占了基层那少之又少的升迁机会,显失社会公平;四是“挂职干部”所在的单位出钱、出项目,把纳税人缴纳的税款当作本部门的钱,任意划拨挂职地区,破坏了社会的公正性;五是“挂职干部”的临时性属性,决定着他们不可能在任职期间真正有所作为。

其实“挂职干部”还有一个更容易出现的问题,那就是笔者在《异地做官,造就梁滨“多个情人”》一文中表达出的观点。一方面,这些健康状况正常的壮年男子有正常的性需求,更何况这些整天山珍海味甚至享受“特供”的官员,具有较好的保健条件,性需求的衰减速度应该慢于普通人,能不“饱暖思淫欲”?另一方面,这些“异地任职”的的官员手中掌控着相当的权力,一些女人为达目的甚至主动送上门来。而这些异地任职的官员“单身在外”,失去了妻子、家庭的监督,无疑更容易“出轨”。

 

袁玉峰的百度百科显示,2014-2015年,被选派到登封市君召乡君召村任党支部第一书记之前,担任河南省人大法制工作委员会备案审查处副处长。2016年6月,被任命为河南省鹿邑县委宣传部部长。

也就是说,袁玉峰通过两年“挂职”,已从“二线”副处级干部晋升为实权副处级官员。而其副处级这个职务高于镇党委书记、镇长,村长就更不在话下了,因此失去监管。而因为干部去行政村“挂职”还有一个不成文的“潜规则”,那就是选派单位会给这个行政村很大的资金支持,让老百姓能看到实实在在的好处。因此,不在该行政村拿工资奖金,只给钱,有时候也能争取项目的“第一书记”当然受到村民的支持。而“第一书记”即使拿这些本不属于村里的资金搞点腐败,个人花一部分,村民也不会说什么,反正也不是自己挣的“血汗钱”。

 

最具讽刺意味的是,媒体还以《视地方为家乡把群众当家人》为题报道袁玉峰的事迹。文章称,袁玉峰为村民打机井,解决吃水问题,对村小学进行改造,还为贫困家庭子女筹集学费。当村民得知袁玉峰要去党校学习,将他围住,“您在这里为我们办了这么多好事,可千万不能走啊……”

袁玉峰无疑就利用了远离家庭这个便利条件,才敢于谎称自己已离婚,还拼命追求小朱,骗得小朱离婚要嫁给他。袁玉峰把“驻村工作组配备的东西都搬到宾馆”,然后与小朱长期共同生活。“我们租房期间,就连上级为驻村工作组配备的冰箱、电视机、衣架和床上用品,都搬到辉县市租住房屋使用。”

 

小朱还举报,和袁玉峰共同居住期间,几乎每周都能收到别人送来的茶叶、牛肉和烟酒。还有人多次送来5000元至1万元不等的现金。

不可思议的是,为营造“二人世界”生活,袁玉峰还让她花30万元购买了一套结婚用房,并把婚纱照挂在墙上,这简直就有点像建立“临时家庭”的味道。可他在外面又有了新的女人,这才导致近乎崩溃的小朱在网上举报。

以我对诸多网上举报事件的理解,这封举报信的真实性至少超过51%。如果大部分内容最终被查实,那么很明显,袁玉峰以副处级身份担任君召村“第一书记”,因为绝对“说了算”,因此就有了“土皇帝”的感觉。可最终还是栽在作风问题上。真是“色”字头上一把刀啊。如果他真的公开与小朱以夫妻身份同居,没准还涉嫌重婚罪呢。我倒是想借此再次呼吁,尽快取消干部“挂职”制度吧,至少不该弄出处级行政村“第一书记”的拧巴事来。(请用搜狗搜索“周蓬安”微信,关注我的公众号)

 

 

 

请长按二维码加关注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