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蓬安的博客

“裸体做官”一词首创者

 
 
 

日志

 
 

周蓬安:盼“牢有所养、牢有所医”,令人心酸  

2016-11-08 07:11: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蓬安:盼“牢有所养、牢有所医”,令人心酸

“起码在监狱,长病的话国家还管,有吃有喝的,比在社会上还强,我试着。”近日,潍坊青州市公安局破获了一起抢劫案,嫌犯是一名65岁的老人,尚处在假释期内,而他再次实施犯罪确是为了能够“牢”有所养。(11月7日《齐鲁网》)

 

任何一个具有正常价值观的人看了这篇新闻,都会心潮难平。看了下一向高调、充满“正能量”的凤凰网评论,这回不但未说这是美帝阴谋,而是近乎“一边倒”地同情这位老人(李某),很多评论都是对当前养老体系表达不满。

从这位老人的处境及作案现场看,其“抢劫”的目的恐怕真的不是为了劫财,更有可能是希望通过抢劫再进监狱。

一方面,该老人生活过于窘迫,按照他自己所说是“两个月给分一袋面粉,一个月150块钱。我就靠这些生活”。当然,这很很符合农村老人现状。而李某多年前因与生意伙伴发生纠葛而作案,犯抢劫罪、绑架罪和盗窃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无期徒刑,十七年后假释出狱,对牢内情况无疑是了如指掌,深知这点生活费还不如在牢里过得好。按照李某的说法就是:“起码在监狱,长病的话国家还管,有吃有喝的,比在社会上还强我试着。”

另一方面,这位身材瘦小的老人,拿着不具备杀伤性的橡皮锤作案,就是不希望发生命案,更有可能就是以此为手段,为自己再进监狱创造条件。而因为他目前尚处在假释期内,随便一个违规行为就可以被重新“收监”,因此这么干就能成功实现“重回监狱”。

其实,类似抱着实现“‘牢’有所养”、“‘牢’有所医”的心态故意犯罪实现“蹲大牢”目的的,在当今中国并非个案。

2008年9月,湖南省祁东县农村老人付达信在北京站广场抢劫未遂,被判处2年有期徒刑。宣判的时候,付达信恳求法官:“判得太轻了,你再好好审审。”他的想法只有一个,进了监狱,就不必再为吃饱饭而四处奔波。

在监狱里如愿度过了一年半时光。出狱后,虽然当地政府非常关心他,送他进敬老院,可在这位73岁的老人看来,“敬老院不如监狱”的生活,让他一心想着再回监狱,无奈“他实在没有把握,还有没有体力,回到那个‘安乐窝’”。

付达信之所以选择去北京作案,就因为他此前了解到北京顺义有位19岁农民叫李大伟,他因患有严重的再生障碍性贫血,且费用很高。为了筹集看病的钱,他采取了抢劫的手段,被判刑7年。因为李大伟需要定期接受换血治疗,法院决定对其予以监外执行,李大伟带着病体离开了看守所,但在监外执行期间又实施了第二次抢劫。李大伟称,第一次抢劫是为了筹钱看病,后来到了看守所,才知道能免费治疗。也就是说,他的第二次抢劫则完全是为了能够取得进监狱的资格。结果李大伟获刑18年,终于可以享受18年免费治疗了。

而和李大伟这个案子几乎同时披露的,还有44岁的河南确山人张伟因患有肺气肿病,在广州萝岗无故“发疯”滋事,还手持一把尖刀逼一男一女跟他回到自己的出租屋,然后把男的赶出屋,威胁强奸该女性,男性报案,民警将张伟当场抓获,使其实现了“‘牢’有所医”的梦想。

笔者作为一名“农村娃”,对农村老人的养老现状那是相当的同情,每个月几十块钱养老金,也只够填饱肚皮。这些经济不能独立的老人,受子女虐待的十分常见,而生病不去医院,在家“等死”的更是司空见惯。因此,极少数老人、重症病人找“偏门”,创造条件进监狱以实现“‘牢’有所养”、“‘牢’有所医”就不足为奇了。虽然令人心酸,但却能赢得理解。

今年年初,甘肃永昌县13岁女孩因偷拿几块巧克力跳楼身亡一事经报道后,很多网友引用了美国老太太偷面包的故事,笔者并不十分认可,因为巧克力并非“充饥”的必需品,与美国老太太为保命而偷面包不能相提并论,因此未发表任何评论。但今天,我要将这个故事完整地介绍给大家:

1935年冬天,是美国经济最萧条的一段日子。这天,在纽约市一个穷人居住区内的法庭上,正在开庭审理着一个案子。站在被告席上的是一个年近六旬的老太太。她衣衫破旧,满面愁容。愁苦中更多的是羞愧的神情。她因偷盗面包房里的面包被面包房的老板告上了法庭。

法官审问道:“被告,你确实偷了面包房的面包吗?”

老太太低着头,嗫嚅地回答:“是的,法官大人,我确实偷了。”

法官又问:“你偷面包的动机是什么,是因为饥饿吗?”

“是的。”老太太抬起头,两眼看着法官,说道:“我是饥饿,但我更需要面包来喂养我那三个失去父母的孙子,他们已经几天没吃东西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饿死。他们还是一些小孩子呀。”

听了老太太的话,旁听席上响起叽叽喳喳的低声议论。

法官敲了一下木槌,严肃地说道:“肃静。下面宣布判决?”说着,法官把脸转向老太太,“被告,我必须秉公办事,执行法律。你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处以10美元的罚金或者是10天的拘役。”

老太太一脸痛苦和悔过的表情,她面对法官,为难地说:“法官大人,我犯了法,愿意接受处罚。如果我有10美元,我就不会去偷面包。我愿意拘役10天,可我那三个小孙子谁来照顾呢?”

这时候,从旁听席上站起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他向老太太鞠了一躬,说道:“请你接受10美元的判决。”说着,他转身面向旁听席上的其他人,掏出10美元,摘下帽子放进去,说:“各位,我是现任纽约市市长拉瓜地亚,现在,请诸位每人交50美分的罚金,这是为我们的冷漠付费,以处罚我们生活在一个要老祖母去偷面包来喂养孙子的城市。”

法庭上,所有的人都惊讶了,都瞪大了眼睛望着市长拉瓜地亚。法庭上顿时静得地上掉根针都听得到。片刻,所有的旁听者都默默起立,每个人都认真地拿出了50美分,放到市长的帽子里,连法官也不例外。

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面对这些期盼“‘牢’有所养”、“‘牢’有所医”的老人、病人,市长、县长、镇长们愿意摘下自己的帽子,掏出10美元放进去,然后帮他们募捐吗?我们的每一个人,愿意为他们交50美分的罚金吗?(请用搜狗搜索“周蓬安”微信,关注我的公众号)

 

 

 

请长按二维码加关注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