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蓬安的博客

“裸体做官”一词首创者

 
 
 

日志

 
 

周蓬安:鸡飞蛋打,罗尔仍不知错在哪  

2016-12-02 10:12: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蓬安:鸡飞蛋打,罗尔仍不知错在哪

针对近日“罗某笑事件”,微信12月1日下午发表声明,称经深圳市民政局、罗尔先生、刘侠风先生以及腾讯方面四方沟通,由罗先生、刘先生提议,将涉及该事件的2626919.78元的赞赏资金原路退回至用户零钱包。

 

几天时间,就获得这么多赞赏资金(严格来说应该是“捐助费”),我们看到了网络的力量。即使在真相大白之后,我还是从内心赞赏那些富有爱心的网友,他们通过转发或捐出平时一分一分“抢红包”得来的少量零钱,用于救助一名患白血病的小女孩,反映出他们内心的善良。但同时,我们也看到有些人利用人们的怜悯心,通过网络这种现代手段搞恶俗营销,甚至中饱私囊的丑陋一面。

就“罗某笑事件”而言,所造成的负面效应,就是对本已严重欠缺的社会诚信的再一次“透支”,对中国慈善的负面影响力甚至不亚于“郭美美事件”。好在该事件能在较短的时间里得到平息,由深圳市民政局主导的所谓“沟通”,结果是微信运营商声明将赞赏资金原路退回至用户零钱包,这也安抚了那些爱心人士的受伤之心。

写到这里,我是再次为目前已难有作为的中国红会感到惋惜。当初为什么就不能在第一时间回复社会关切,主动邀请知名会计师事务所审计,主动邀请媒体甚至网友介入,把事件弄成“小葱拌豆腐”呢?看样子,红会领导的舆情应对能力还需要进一步加强。

虽然微信官方声明称“由罗先生、刘先生提议”,但笔者还是认为罗先生、刘先生是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在深圳市民政局及产生系统漏洞的微信运营商合力施压下,所做出的不得已之举。理由很简单,我们从媒体这两天对该事件“剥丝抽茧式”的报道以及罗尔先生的相关言论即可窥见一斑:

首先是个人不够诚实。这当然是事件产生的根本所在。财经网一篇题为《罗尔否认拥有广告公司资料显示其为两家公司法人》的文章报道,“罗某笑事件”被热炒后,网民翻出罗尔个人公号于2016年7月5日发表的文章,其中写到他个人拥有三套房,两辆车以及一家前程无限的广告公司。罗尔回应“广告公司是没有的,房子是事实。

自己几个月前写的“白纸黑字”也敢断然否定。但记者通过企业信息系统查到,罗尔为2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并且是其中一家公司股东。2009年,身为总经理,且占股51%的“深圳市金点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实缴400万人民币入股消费杂志社有限公司”。

此外,有关医药费个人负担的信息发布也不够诚实,部分捐助网友会因此产生受骗的感觉。罗尔曾向记者表示,笑笑生病后,每天医疗费上万。刘侠风在微信文章中提及,罗一笑在深圳市儿童医院住院,每天医疗费用少则一万出头,多则三万有余,一大半少儿医保走不了。实际上,医院的声明与此大相径庭。

其次是逻辑混乱。成都商报《罗尔痛哭:没人关心我女儿只想知道我是不是骗子》报道,面对质疑,罗尔在“梨视频”的镜头前痛哭:“现在我的女儿在生死线上挣扎,所有人都不管我的女儿是不是在(治疗的时候)能够有什么保证,就想知道我是不是骗子,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我真的好绝望啊!没有人关心我的女儿是不是在死亡线上挣扎,只想知道我是不是骗子……”

虽然我对罗尔先生女儿罗某笑的病情十分同情,但并不认同罗尔先生在自身不错的经济状况被曝光后所表现出来的这种委屈。道理很简单,这么多人给你家孩子打款,竟然被你说成没有人关心你女儿,这是完全不符合逻辑的。当然我们也应该看到,罗某笑已成为该事件最无辜、最深重的受害者。但话又说回来,即使该事件没有被网友揭穿,罗尔成功拿到了这260多万元并存入银行或用于投资,罗某笑依然是恶俗营销的受害者,因为她父亲隐瞒了家庭财产真相,利用她的病情搞“带血营销”,等罗某笑长大了解真相后,也一定会恨这个拿她生病挣钱的父亲,这是募捐的道德问题。

当然,我理解“罗某笑事件”的产生也有前因后果。一方面,罗尔先生对罗某笑治病花费究竟多大心里没底,担心自己的财力难以支撑;另一方面,罗尔及好友刘侠风事先并未想到会募集到这么多的善款,产生这么轰动的效应,更没预料到网友会扒出罗尔的私人财产信息,且网民反应如此强烈。

但该事件发酵后,罗尔和刘侠风应该想到后果,理应及时道歉并退还善款。可他们却要将这些捐款人有权拿回去的款项成立基金会,说明他们对网络的力量仍缺乏认识。1日上午,罗尔及刘侠风发布一份“关于‘罗一笑事件’的联合声明”,声明中称经商议,“以上款项,在征得捐赠人同意的情况下将全额捐出,成立白血病患儿救助专项基金”。而罗一笑所需医疗费用,也将通过合规合法途径,向该基金申请救助。

面对几十万人的捐助,我不知道罗尔及刘侠风如何能征得捐赠人的同意?如果真的成立了白血病患儿救助专项基金,如罗尔这样在深圳一套房,东莞两套房,且还有公司的家庭,孩子也有正常的医保,也能申请到救助金吗?

可以这么说,这是一起惨败的网络营销,败就败在事先未顾及正常的道德评价上。试想,如果这是为一名大凉山上的赤贫患病儿童筹款,即使款项更巨,只要能将余款捐出救助其他白血病患儿,媒体会这么质疑吗?毫无疑问,将涉及该事件的2626919.78元赞赏资金原路退回至用户零钱包,是“罗某笑事件”后续最佳的处理方式。这么做的结果,罗尔先生无疑是鸡飞蛋打了。可十分遗憾的是,罗尔及刘侠风两人的声明中未见“道歉”字眼。因此可以这么说,罗尔及刘侠风两人至今仍不知道究竟错在哪?(请用搜狗搜索“周蓬安”微信,关注我的公众号)

 

 

 

请长按二维码加关注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