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蓬安的博客

“裸体做官”一词首创者

 
 
 

日志

 
 

周蓬安:问责“聂树斌案”,不能“罚酒三杯”  

2016-12-02 14:11: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蓬安:问责“聂树斌案”,不能“罚酒三杯”

新华社沈阳12月2日电(记者罗沙、白阳)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

 

21年前的冤案,聂树斌的父亲为了被执行死刑的儿子正名,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据媒体披露,聂树斌被枪决的那一年,聂父吞了一把安眠药,抢救过来之后,不到三个月,又犯了三次高血压,一度卧床不起,无法站立,“我儿子死了把我气成这样,成了偏瘫。”自此,为聂树斌正名的重担就落在了聂母身上,尤其是在聂树斌被枪决10年之后,系列强奸、杀人案凶犯王书金落马,主动交代“聂树斌案”受害人系他所为后,聂母为子昭雪的路更是充满曲折和艰辛。如今,聂树斌终于被宣判无罪,笔者看到了这位母亲的伟大,但同时也看到某些司法人员的腐败和冷血。

 

应该说,该案的社会关注度及对未来法制的影响,远超越清朝的“杨乃武与小白菜”一案,包括“案中案”在内的诸多跌宕起伏的还原过程,大量地消耗着正义和民心。如今正义终于到来,我们还是应该为法制的进步而高兴。

作为一名资深网友,笔者也一直在关注“聂树斌案”以及与该案密切关联的“王书金案”。三年前的全国“两会”期间,当周强荣升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的时候,笔者曾发文《建言周强:了断“聂树斌”案,重拾司法诚信》,希望最高院重视该案,让百姓从中看到中国司法进步。笔者在文中也简单介绍了该案的一些过程,这里不妨复制过来,供读者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了解案情:

聂树斌于1994年10月1日被石家庄市公安局刑事拘留,随后被以涉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罪逮捕,次年3月被石家庄中级法院判处死刑,聂树斌不服提出上诉,河北省高院于次月做出终审判决,维持原判。1995年4月,年仅20周岁的聂树斌被执行死刑。

可10年后的2005年1月18日,河南省荥阳市公安局抓获河北省公安厅网上通缉逃犯王书金。王书金供述其曾经多次强奸、杀人,其中一起是1994年8月,在其打工的石家庄市液压件厂旁边的一块玉米地里,奸杀了一个30多岁的妇女。而这名妇女当初被杀,正是导致聂树斌被判处死刑的根本原因。这就出现了罕见的“一案两凶”怪事。

按说,“聂树斌案”应该是真相大白了,可又是10年过去了,河北省各级法院却坚决不给聂树斌平反,不愿意还聂树斌亲属以公道,导致聂树斌亲属不断上访。即使多名法学泰斗公开要求河北省高院正视该案,网民不断发帖声援聂树斌亲属,可河北省及石家庄市两级法院却依然无动于衷,这其中的原因,无非是该案如果翻案,那些当初刑讯逼供聂树斌的警察、检察官及妄判的法官都有可能坐牢,而这些人或许因为当初侦办“聂树斌案”有功,已升职为单位领导。

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王书金案”,也就没有“聂树斌案”如今的翻盘,甚至说没有王书金最后的良心未泯,坚称那名受害人是自己所杀,“聂树斌案”绝没有翻盘的机会。如果单从这一点看,聂树斌被正名的几率其实比中彩票的机会都小得多。不过,随着“聂树斌案”的尘埃落定,王书金也将很快走到生命的尽头、

有关“王书金案”,那也是充满着滑稽色彩。2007年3月12日,河北省邯郸市中院判处王书金死刑,王书金不服并上诉。2013年6月25日,邯郸中院再审“王书金案”,让我们看到了一出世界司法史上最不可思议的一幕。笔者在《王书金案”,当为千古奇案》一文中曾介绍,公诉人、律师及疑犯的表现,恐怕连写童话小说的郑渊洁也不敢想象。嫌犯及律师坚持承认杀人,而检方却拒不认同。聂、王两人对比就是:王书金说自己杀了人,检方拒不认同;可当初聂树斌坚决不承认杀人,检方却偏说他杀了人。

著名法学家贺卫方发微博称:【奇案】本来,检察院是追诉犯罪的,被告往往是逃避追究的。王书金案多么奇妙,被告人在法庭上费尽心力要求追究他的未被追究的犯罪,检察官的目标却是千方百计地证明那不是被告人所犯之罪。于是,律师跟检察官的角色乾坤大腾挪。这样的审判真是难得一见。

2013年9月22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对王书金供述的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事实不予认定。笔者曾非常灰心地写下《王书金案”判决结果,8年前即已注定》,批评相关法院缺乏起码的担当。2014年,最高法院指令山东省高院复查“聂树斌案”;2016年6月8日,最高法决定依法再审“聂树斌案”,并决定由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审理。

今天,当行动不便的聂父在得知聂树斌被宣布无罪后,泣不成声。他说:感谢所有帮助过我们的人,我的儿子终于可以瞑目了。聂母称“21年的坚持,就是为了给儿子争取个清白。”

为了聂树斌的清白,他的父母历经艰辛,可那些高高在上的官员一次次的冷漠,司法机关一次次的“官官相护”,让“疑罪从无”环境下一个原本并不十分复杂的案子久拖不决,大量消耗着司法诚信。如今“聂树斌”案在摆脱当地权力干预的情况之下得到公正判决,那些当初逼聂树斌承认自己杀人的办案人员、在“疑点多多”情况下公诉聂树斌的检察人员以及判聂树斌死刑、核定聂树斌死刑的法官们,总该被问责吧。

当然,同样冤死的“呼格案”相关人员并未在法律框架内被问责,但这是恶例,绝不能成为惯例,更不能成为判例。

实际上,内蒙古对“呼格案”相关责任人的问责,比当初错杀呼格吉勒图对司法公正的消耗都大。

笔者希望,为了维护法制形象,有关“聂树斌案”的问责,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都应该介入,不能再搞“罚酒三杯”那一套了。(请用搜狗搜索“周蓬安”微信,关注我的公众号)

 

 

 

请长按二维码加关注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