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蓬安的博客

“裸体做官”一词首创者

 
 
 

日志

 
 

周蓬安:反24条联盟看过来,淮安又添心酸案  

2016-12-29 08:2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蓬安:反24条联盟看过来,淮安又添心酸案

向法院提出离婚到正式离婚之间,丈夫“借了”公公婆婆272万,且无完整的转账凭证,这笔钱该不该由妻子共同返还?这起民间借贷纠纷案,缘起于6张“语焉不详”的借条。江苏淮安的刘芝真(化名)夫妇起诉称,其儿子于波(化名)5年前借款300多万元一直未还,现在要求儿子与“前儿媳”赵芸(化名)共同偿付。(12月27日《澎湃新闻》)

 

看了下腾讯网友的跟帖,至少第一页未见支持法院判决的。前几位网友留言如下:

139****1301:如果这样就可以被认定夫妻共同债务的话,那每对夫妻都可以跟自己父母写好几百万几千万的借条,以备日后万一离婚可以向配偶讹钱。

飞花逐月:无夫妻双方签字按手印的欠条应该一律无效,不能视为夫妻的共同借款。

昀霏她爸:这个案子,既然没写是借的,那么就是父母赠于儿子的,根本就不需要还,我感觉是男的和父母在捣鬼。

时尚@诱惑:女方也可以说跟自己父母借了500万。

欣赏网民的智慧,真正是“高手在民间”。这几位网友的评论合情合理,法官首先应是普通人,肯定也有起码的认知,尤其是“时尚@诱惑”网友这一招,要是赵芸在被起诉时就做,或许真的有效果。可事实上,淮安市淮安区法院已作出一审判决:由赵芸及其前夫于波共同返还272万余元的借款。即除一张30.7万元的收条外,原告主张的其余5张共计272.2万元的借条全部被法院采信。

就该案而言,应该说疑点重重,首先是诉讼时效问题。被法院认定有效的5张借条所载日期均在2010年12月到2011年7月间,至刘芝真2016年3月起诉,都相隔四、五年时间,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2011年11月,两人办理了离婚手续。文中提到“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前夫一家没有提过?为什么离婚都5年了,为何现在才突然拿出借条来要求赔偿?”说明在此期间刘芝真并未向法院主张过债权人的权力。因此,该案即使真的存在,也已经超过诉讼时效所规定的时限,法院应该不予受理。当然,该案是否存在“法律另有规定”的因素,因未见媒体披露,笔者也就不得而知。

其次是证据是否充分?这6张收借条,均只有于波一人的签名,这种儿子找父母借钱还打借条的做法,我是不能理解。

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师认为,该案前3张共计120万元的借条疑点重重。这3份借条均只有于波一人的签名,没有相应的汇款凭证。其中,两份共计75万元的借条还未标明出借人或债务人信息。

常理判断,分别为50万元、45万、25万元共120万元“借款”,不大可能用现金支付,如果没有相应的汇款凭证,实在是违背常理,法院这个判决,那是真的很有“勇气”。

最后,这么多钱都用于何处了?法院在做出判断前,首先应该考虑该“借款”的合理性。根据判决书,刘芝真夫妇认为这300多万元是儿子与儿媳在还没离婚时所借的钱。近6年过去了,还未偿还,现理应由两人共同承担债务。

而赵芸说,这些收条与借条,自己从未听说过,更不知道是否借款,什么时候借款,借的款又用到了何处。

对于一个正常的家庭来说,在7个月时间内借这么多钱,用于何处,“借款”的于波及其父母都应该一清二楚。如果于波不能说出正常的用途,法院应该没有理由采信。而按照赵芸的说法,这些借条发生于“那时他们早已分居了一两年”后。那么即使于波真的向他父母借了这么多钱,若并未用于小家庭的合理支出,法院判女方共同还债恐怕也难被社会认同。

该案让我联想到“全国反24条联盟”这么个非组织联盟。所谓的“二十四条”,即最高人民法院针对《婚姻法》第四十一条“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偿还。共同财产不足以清偿的,或财产归各自所有的,由双方协议清偿;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之规定,出台的《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而《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

在笔者看来,对于婚姻存续期间“共有财产”的夫妻来说,共同承担债务也是天经地义,否则会造就太多通过“假离婚”而赖账的无耻之徒。但问题是,如果一方因吃喝嫖赌甚至“包二奶”欠下巨债,作为受害人一方在离婚后还要承担这种无良债务,于情于理于法都说不过去。

笔者以为,“反24条联盟”的真正受害者,都是遭受感情和官司的“双重迫害”,令人同情。可以想象,离婚一段时间后突然冒出婚姻存续期间的债务,一般都因私自借债方有过错在先,甚至道德败坏才导致婚姻破裂,借债一方在离婚时没有底气把债务问题说出来。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有过错一方的羞耻心逐渐消失,债务又无法偿还,就只能通过无赖手段拉前妻一起还债。如本案中于波手写的保证书,大致内容为:“由于我带二美(妓女)到北京的家鬼混,对赵芸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因此作出一些决定。”这些决定大多是后来离婚协议的内容。

此外,这类债务绝大多数都是一方私自借债,但在离婚时尚未形成无法归还甚至处于收益颇丰阶段,因此受害方并不知情,或虽然知情,但这笔债务有一定的财物抵销,离婚时也就并未提及。如果投资失败,债务无法归还,举债一方即拉前妻一起还债。

当然,正因为“24条”存在着明显的“漏洞”,也不能排除制造骗局,把前夫、前妻拉入债务人当中的。如该文中报道的:在赵芸看来,前公婆的这个起诉完全是一场恶意诉讼,是前公婆与前夫编造的骗局,依凭几张来源不明的借收条,目的就是想拿她的钱替官司缠身的于波还债。

笔者以为,最高法应尽快完善“24条”内容,以堵塞法律漏洞。建议从两方面着手,首先明确根据家庭收入情况,判断除家庭日常生活所需的小额借贷及特殊情况下的临时救急借贷外,其他稍大金额借款尤其是用于投资的大额借贷,都应该由夫妻双方签字,否则谁借谁还。此外,离婚财产分割时,应有债权债务的处置说明。一方私自借贷在离婚时未做说明的,一律视为单独借债。离婚的另一方不再承担还债责任。

 

 

 

请长按二维码加关注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