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蓬安的博客

“裸体做官”一词首创者

 
 
 

日志

 
 

周蓬安:纪委书记嫖娼,会牵出贪腐问题吗?  

2016-12-31 08:44: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蓬安:纪委书记嫖娼,会牵出贪腐问题吗?

12月28日,四川省德阳市委原常委、市纪委原书记刘锐进行嫖娼活动,涉嫌严重违纪。经省委批准,目前省纪委已对其进行立案审查。澎湃新闻从德阳官场人士处获悉,刘锐大约在12月7日前后,同来自遂宁的朋友在成都一家大酒店消费时,接受“特殊服务”,被当地警方当场抓获,并被行政拘留,大约在12月17日前后被释放。

 

要说“嫖娼”话题,在中国还真的做到了官民平等,上至部级高官,下至监狱囚犯,都有成功“嫖娼”的实践。此前笔者曾在《“犯人嫖娼案”频发,缘于警方放纵》一文中介绍了多个案例,比如:河南正阳县监管大队副队长带嫌犯一起去郑州、驻马店吃喝玩乐,进而嫖娼,最终嫌犯成功携巨款潜逃;江苏江都市看守所某副所长,在接见室、提审室,安排两名在押犯和女友、“失足女”发生性关系,还驾车带两人去距离江都20多公里外的扬州市歌舞厅和浴城进行娱乐、消费;四川省渠县公安局副科级侦查员唐某让在押犯在楼上嫖娼,自己在楼下等候,后因当地“扫黄”而败露;在押犯“广西黑老大”褚力荣被批准外出看牙后,民警驾车送他到酒店嫖娼,民警到前台办理住房登记手续,留在汽车内的褚力荣乘机脱逃;湖南省邵东监狱二监区犯人中甚至流传着一个顺口溜:“干部嫖娼提心吊胆,犯人嫖娼放心大胆,上有武警站岗放哨,下有警察守门把关”。

若从这一点看,干部“嫖娼”的待遇就远不如犯人了。其实,以上还不算最堕落的。黑龙江讷河监狱在押犯人王东利用网络诈骗的案件,至少有三名女性受害。而最不可思议的是,一名警嫂因与其裸聊,而被逼以妻子的名义在监狱内与其发生性关系。

当然,也有因“嫖娼”被查却反而飞黄腾达的。如天津市公安局局长武长顺“落马”后就有媒体披露,公安内部人士李兵(化名)说,早在1992年初,武长顺就在生活作风方面出过问题。当时,天津娱乐场所人员繁杂,管理混乱。南开分局在整治时,武长顺因与一名女性从事不正当活动,被抓了个正着。武长顺出事后,时任天津市副市长、公安局长的宋平顺亲自去分局,将他“救”了出来。“这件事当时在公安局内都传遍了。”李兵说。武长顺因为“小辫子”从此被抓在宋平顺手里,实际上成为宋平顺的“家奴”而步步高升。

而官员从数量“嫖娼”上,有的甚至到了令人咋舌的地步。比如吉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米凤君被查后,媒体很快就报道,2008年4月28日,米凤君正在和两名卖淫女一丝不挂地“混战”之际,被中纪委专案组抓获。办案人员通过取证得知,米凤君仅在该大酒店一处,就和100多名妓女有染。

再比如湖北省天门市原市委书记张二江不但长期包养情妇,而且嫖娼成性,不管出差到何地,都公开指使身边工作人员“到街上转转,有好的就带回来”。

而“进京嫖娼”的官员也一直被外界津津乐道。比如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提前3年回家的原太原市委书记侯伍杰,曾于1996年3月(时任山西省委宣传部部长)利用在北京出差之机,找俄罗斯“小姐”嫖宿,结果被北京警方抓了个正着。

当然,侯武杰“进京嫖娼”还有另外一个版本,据《三联生活周刊》报道,侯武杰任阳泉市委书记期间,“进京嫖娼”自备资源,嫖的是阳泉电视台“不漂亮,但爱打扮”的女台长。侯伍杰被北京警方当场抓获后,警方还曾通知山西方面到北京领人。

犯人“嫖娼”,事发后警察肯定跟着倒霉。但官员“嫖娼”,除了受到警方拘留、罚款处理外,多数还受到组织处理,有的受到党纪政纪处理,有的因此失去了继续“为人民服务”的机会,甚至还有因此“拔出萝卜带出泥”,被查出有贪腐行为,被投进监狱的。

也有因“乌龙嫖娼”而被抓的。比如曾经担任过洛阳市副市长、市委副书记,南阳市长、政协主席的朱广平与情妇在北京某宾馆正在苟合。警察查房路过,听到屋里“忽通通”的床动声,以及“依也啊呀”的叫床声。警察心想:要是两口子,在家里什么事儿做不了,非要在宾馆里大呼小叫,肯定是露水夫妻。朱广平因此被查,并被通知当地进京领人。朱广平随后牵出受贿500余万元,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

实践证明,连薛蛮子这样在宿舍“嫖娼”都会被拿下的首都北京,参与“嫖娼”风险极大。可一些官员对“进京嫖娼”、“省城嫖娼”或存在一种特殊的“成就感”,甚至有一种“庄重感”。因为北京及省城作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外地官员对于“进京”、“上省城”,或多或少有那么点“神圣”情怀。“京嫖”、“省城嫖”甚至“京鸡”、“省城鸡”对于他们来说,或许还带有一点“神圣”色彩。

应该说,在一个“包养二奶”、“睡女下属”成为多数贪官必备项的当今社会,刘锐书记为了避免“吃窝边草”,还不惜冒着被警方查处的风险去“嫖娼”,不禁令人产生肃然起敬的感觉。当然,这或许也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嫖;嫖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的猎奇思想所怪。而正因为社会上有这么一种说法,也就不能排除刘锐没有“包养二奶”、“睡女下属”现象。上周,中央纪委驻工业和信息化部纪检组查处了辽宁省烟草专卖局(公司)原党组书记、局长、总经理王志富严重违纪问题。通报内容显示,王志富不但有“与他人发生不正当性关系”,还有“进行嫖娼活动”问题。

对于刘锐书记而言,但愿他仅仅因为“嫖娼”被省纪委立案审查,而不牵扯到其它贪腐问题,然后是接受党纪政纪处理。当然,现在一般因其他原因接受调查的官员,牵出贪腐那是“大概率”。刘锐若被“双开”,连基本社会保障待遇都无法享受,那他没管好“下半身”的代价就太大了。

 

 

 

请长按二维码加关注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