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蓬安的博客

“裸体做官”一词首创者

 
 
 

日志

 
 

无竞争,高铁票价咋参考民航打折?  

2016-03-04 22:24:00|  分类: 高铁票价,参考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竞争,高铁票价咋参考民航打折?

交通部部长杨传堂昨日在“部长通道”接受《京华时报》采访时表示,铁总定价改革方案刚公布,具体实施方案公布还在细化中,“可能很快就会出台,出台后应该更合理,旅客更加分流。”杨传堂表示,在高铁定价中,铁路票价定价会考虑照顾低收入农民工利益,可以考虑参考民航票价打折规则。同时,未来客运价格客观应该也是浮动的。(3月4日《凤凰财经》)

无竞争,高铁票价咋参考民航打折? - 周蓬安 - 周蓬安的博客每年全国“两会”期间,那些与人民群众有着“鱼水之情”,但百姓平时却难觅踪影的部长们总会集体亮相,犹如身居闺中苦学一年,不得不出来应试,有点紧张在所难免。说句不爱听的话,中国官员普遍学历不低,甚至很多是博士(包括“假博士”),在给下属开会时那是滔滔不绝,侃侃而谈,甚至没完没了,但面对媒体时却总是显得底气不足,因此对记者是能躲则躲。我是一直都没搞清楚这其中的症结何在?

从这两天网络披露的信息看,杨传堂的表现还算不错。一方面是敢于面对媒体。今年“两会”季,迄今与媒体互动最多的应该是交通部部长杨传堂,笔者首先得给他点个“赞”!另一方面是敢于直面问题。杨传堂直言目前出租车市场“存在巡游和网约车之间冲突、司机和公司在份子钱收取上意见不合等问题”,但同时明确表态“未来出租车经营权将从有偿到无偿改革”。这至少明确地指出了未来出租车改革的大方向,较教育部部长袁贵仁面对“多校划片”时那种吞吞吐吐,不知所云的回应要高明得太多。

此外,杨传堂还能巧妙应对媒体。在笔者看来,有关专车,虽然明显是先进生产力,但因为涉及到的问题过于复杂,解决起来也确实需要时间。面对媒体提问征求意见稿已经出台了近5个月,正式办法具体什么时间出台?杨传堂说,“我希望是越快越好”。这样的回答,表明自己与记者想到一起去了,但因为问题过于复杂,他暂时也是无能为力,只能继续“拖”下去。

其实专车服务话题,杨传堂在去年“两会”期间也是巧妙地应对过媒体,他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应该说我请我的秘书、请我的女儿都去坐过专车,也都用过软件。总的感觉应该说还是比较方便,效率也更高。”意思是支持专车,但遗憾的是,一年过去后,却没有看到多少实际效果,首都北京及经济中心上海还是动不动就将专车当作“黑车”进行打击。明显有利于环境保护,有利于提高车辆使用效率的专车,就是无法获得合法身份。

而此次对高铁票定价问题的回答,笔者以为杨传堂是在偷换概念,糊弄媒体。在笔者看来,现在的部分普通客运票确实过于低廉,估计是国家发改委多年前闭门造车弄出来的,如今理应作适当的调整。发改委价格司多名司、处级官员被查后,该委连药品价格都不愿意管了,高铁动车组列车一、二等座旅客票价也改由铁路运输企业依据价格法律法规自主制定;商务座、特等座、动卧等票价,由铁路运输企业根据市场供求和竞争状况等因素自主制定。

这就产生两方面矛盾。一方面,客运高峰期等一、二等座需求旺盛的时候不会打折。这好理解,比如“黄金周”前后,机票一般都不会打折;春节前郑州飞往广州的机票会打折,但广州飞往郑州的机票却不大可能打折;春节假期结束,这种关系就会被颠倒过来。说到底,还是需求决定价格。而低收入农民工更多是在需求旺盛的时候需要乘车,定价时如何考虑他们的利益?

另一方面,杨传堂的“可以考虑参考民航票价打折规则”明显是个“伪命题”。民航票价之所以打折,那是因为民航市场竞争激烈,各大航空公司不得不采取各种手段吸引乘客。而高铁目前仍是独家经营,没有任何竞争对手,谁会主动放弃自身的既得利益?

新闻链接:

交通部部长:高铁定价可参考民航机票打折规则

 无竞争,高铁票价咋参考民航打折? - 周蓬安 - 周蓬安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