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蓬安的博客

“裸体做官”一词首创者

 
 
 

日志

 
 

周蓬安:8岁女童的性侵笔记,令社会心碎  

2016-10-13 07:16: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蓬安:8岁女童的性侵笔记,令社会心碎

今天(11日)中国青年网一篇题为《山西8岁女童遭老师性侵手写性侵笔记》的文章,披露了山西省长治市太东小学一年级女生小雪(化名)在2015年10月到12月两个月间,被该校体育老师杨某数次“性侵”,小雪母亲李女士称,有一次给孩子洗澡,发现孩子身上有白色的精斑,裤裆也被扯烂,同时孩子嚷着下身不舒服。报案后,杨某被带走。该文还上传了小雪手写的性侵笔记影印件。

 

一贯不习惯说脏话的笔者也忍不住要说,用这个世界上最肮脏、最下流的词汇称杨某都不为过。这种没有廉耻、丧失人伦的东西,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效仿古代做法,把他扔进狗笼里,并断掉狗粮,让他“喂饿狗”,要么就学朱元璋处理贪官那样,剥皮揎草。一些网友会批评我,现在是文明社会,犯罪分子也有尊严,对待他们也要讲究人道主义,因此不少西方国家已经废除了死刑。

笔者或许接受现代文明教育仍不够,内心还是不赞成当今中国废除死刑,尤其是对巨贪以及杀人放火犯罪、性侵幼女犯罪等。窃以为绝不该废除死刑,尤其是针对性侵幼女犯罪,只要证据确凿,最好是“格杀勿论”。情节较轻的,也应该一律化学阉割。

有关老师甚至官员性侵学生的案件,在中国可以说频繁发生。笔者与广大网友曾不遗余力,长期呼吁废除臭名昭著的“嫖宿幼女罪”。因为该罪名让一些司法机关在“强奸罪”与“嫖宿幼女罪”之间自由选择,导致法律混乱,犯罪分子无法得到应有的惩治。

皇天不负有心人。2015年8月29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删除了嫖宿幼女罪。

有言道:学高为师,身正为范。也就是说,老师必须具备较常人更高的道德标准。可如今中国教师中的极少数“败类”,魔爪竟然伸向幼女,甚至像杨某这样性侵年仅8岁的女娃娃,法律无疑应予严惩。多年前,笔者曾撰文《校长、老师性侵未成年学生,应加重惩处》,理由包括两个方面:

一方面,中国是一个崇尚师德的国家,教师是人们普遍尊敬的职业。可如今,校长、老师性侵学生的事却不断发生,已经令教师这个职业蒙羞,而校长、老师性侵未成年学生,就更是禽兽行为了,任何正常的社会,都难以容忍。

另一方面,校长、教师性侵未成年学生,更容易得逞。一是他们有得天独厚的工作便利,可以通过找学生单独谈话、修改作业、辅导、检查寝室等由头,骗学生单独相处;二是利用学生尊敬老师、崇拜老师,将老师讲话奉为圣旨这一天性,诱骗学生就范;三是利用孩子的虚荣心,以表扬、奖励等为名,诱奸学生;四是看准了未成年人胆小怕事的心理,受害人看到校长、老师平时在学校呼风唤雨,因而不敢将事情告诉家长;五是利用中国人重“贞操”的观念,家长不愿意将事情曝光;六是对未成年人实施强奸,不易导致女生怀孕,也给这些禽兽校长、老师壮了胆。此外,由于未成年人普遍缺乏性知识,对“性”普遍处于懵懂状态,对来自校长、老师的性暴力、性诱惑,更是毫无防范的能力,这就给那些禽兽校长、禽兽老师以可趁之机。

但就本案而言,我们没有看到社会严惩杨某的迹象,相反却隐约感受到有一股力量企图包庇杨某。该文就披露,“在民警介入时,学校将监控录像删除了。”李女士不解的是,事发后不久,学校对当时的案发现场做了不小的处理。

该案2月份报案,至今却仍没个说法,甚至也没有杨某被逮捕的信息。我就感到奇怪,一些简单明了但社会影响力大的案子,为何总是久拖不决?比如近期被重提的“王文军案”,案发近两年,起诉已21个月,开庭快17个月了,为何迟迟不宣判?该案已经导致社会割裂,某“集体欠教养圈”甚至对与该案毫无关系的笔者集体谩骂。笔者告诉他们,既然你们认为王文军无罪,就应该与我一道呼吁尽快宣判,以还王文军自由,而不是在网上公开谩骂,以秀自己低素质、低能儿、低品德、低人格的一面。我有所担心,该案会不会又弄成山西版的“湖南永州幼女被迫卖淫案(又称‘唐慧案’)”?

这名8岁女童的被性侵笔记,真的令社会心碎。这名年仅8岁的女童,得承受怎样的心理压力?我相信杨某性侵8岁女生小雪是“板上钉钉”的事,虽然最终还得由法律说了算。道理很简单,碰到这种倒霉事,孩子的父母“打落牙齿往肚里吞”的比比皆是,绝不会拿孩子的声誉来撒谎;我更相信,8岁的孩子本身也不大会撒谎,且手写的性侵日记就是铁证。因此呼吁当地司法机关,应抓紧办理该案,给受害人及亲属一个交代,否则会加重这个社会的撕裂。

笔者同时也担心,我骂这名“禽兽不如”的老师,会不会引来疑似老师群体骂我“仇教”,栽赃我“推墙”?因为此前抨击“恶警”,总能引发某“集体欠教养圈”集体谩骂,说我“仇警”,并将“推墙”一词强加于我,以达到欲加之罪之目的。可身正不怕影子歪的笔者,那那么容易被这些“小蟊贼”骂倒?

笔者认为,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法律不能尽可能有效地保护幼女不受“性侵犯”,是成年人的耻辱。因此,只有对性侵幼女行为实施严惩,才能有效遏制此类犯罪。

 

 

 

请长按二维码加关注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