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蓬安的博客

“裸体做官”一词首创者

 
 
 

日志

 
 

周蓬安:邯郸“车震门”,敲诈勒索概率大  

2016-10-01 08:03: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蓬安:邯郸“车震门”,敲诈勒索概率大

9月30日,题为《河北“车震门”涉事辅警被批捕警方未回应是否存敲诈》的文章报道,多个信源渠道向“北京时间”证实,从韩菲(化名,“车震”女主角)进入警队到自杀送医,时长约1个半小时,自杀地点系在巡特警大队长办公室。知情者透露,当时女子央求删除上传社交平台微信朋友圈的视频,遭到拒绝。而后,女子声称删除不了就不活了,随即服毒自杀,未能被及时制止。

 

一些基层公安机关特别热衷于查处“卖淫嫖娼”、赌博,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有的甚至使用“警妓联手”等极其“下流”的手段来故意制造“卖淫嫖娼”案件,这也是造成基层“警力不足”的一个重要原因。笔者在《不开票”,是警察查卖淫嫖娼的动力源泉》一文中曾分析,一些警察、警局为了敛财,就可以不择手段,利用人类的羞耻感,抓住他人的隐私,给戴上个“卖淫嫖娼”的大帽子,然后肆意罚款,不开具票据以中饱私囊,或者集体瓜分。有些警察利用普通人不可能熟悉《治安管理处罚法》内容的弱点,故意吓唬当事人,将最多15日的拘留期限,说成是“坐6个月到2年的牢”逼当事人交罚款;再将罚款5000元的上限说成“天价”,并以“不开票可打折”诱导当事人主动提出不要票据。

实际上,碰到这样的事,绝大多数当事人会主动提出“不要票”以讨好警察,因为大家心知肚明,要票就有记录,没票就无记录,谁愿意让警局依法留下嫖娼的记录?

查处赌博也是这样,参赌人员被抓瞬间,想到的就是如何让自己身上的钱弄得尽量少。因为赌资越多,赌博情节就越严重。如果能把钱撒出去,情节也就轻了下来,而把钱往警察兜里塞或许也是不错的选择。

就河北馆陶县公安局巡特警大队而言,反映出的最不堪之处,无疑是执法主体的极度混乱。据报道,该大队有32名工作人员,在编警察仅有4至5人。也就是说,这个巡特警大队,主体是由没有执法权的辅警(也就是“临时工”)组成。那么就绝对“大概率”地衍生出另一个问题,一大批没有行政执法权的“临时工”,经过批准穿着特警服装、佩戴特警标识在大街上耀武扬威,代表警方巡逻执法。而这些辅警利用这样的“假身份”执法,本身就涉嫌冒充国家工作人员招摇撞骗。虽然他们是经授权穿着特警服装、佩戴特警标识执法,但他们经批准形成的狐假虎威,其最明显的“骗”元素无疑损害了国家机关的形象,虽不一定构成犯罪,但无疑是“依法治国”的大笑话。

而当地检察机关仅以涉嫌滥用职权罪刑拘涉事辅警王某斌一人,笔者以为有避重就轻之嫌。

首先,在人数上避重就轻。辅警当初拍摄这个视频并非王某斌一人,而是由多名身穿制服的共同完成。网传视频显示,参与盘查人员至少3至4人,其中“王某斌擅自录像”疑似是职务行为。而这个行为本身无疑是违法的,警方通报称“王某某擅自使用手机对车内一男一女进行录像”也认定了其拍摄的非法性,明显涉嫌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那么,共同违法拍摄,为何仅对一个人实施刑拘?

以笔者的理解,这些玩“车震”的男女一般并不涉及“卖淫嫖娼”,因此至多也就违反了社会主义道德,甚至连《治安管理处罚法》都没有条款能套上他们,因此警方的正常反应,也应该是劝他们回家亲热,最多也就是驱逐了事。即使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那也应该是治安警察来管吧?你特警管这些事,是不是“狗拿耗子”?

其次,在罪名上避重就轻。既然“造成视频外泄的辅警被拘”,那么被拘的原因肯定是泄漏了不该外泄的信息。因为外泄视频并非“滥用职权罪”的构成要件,因此肯定涉嫌另一项罪名,那就是涉嫌泄露公民个人信息罪

此外,在网上公开这段视频,是对当事人构成了侮辱,且受害人因遭受无法承受的羞辱而自杀,涉事辅警无疑涉嫌侮辱罪。

而最为关键的问题,则是王某斌为何在拍摄该视频一年之后才在网上公开?报道称事发后,当地坊间有说法称,视频从拍摄到泄露长达一年时间,缘于巡特警大队人员拍摄视频后多次敲诈“车震”男子共32800元。而最后一次敲诈不成,随即公开视频。也有说拍摄视频后,当时罚款2万,事后又找当事人多次索要共1万余元。

这种说法并非“空穴来风”,而且具有相当的逻辑性,因此具有较强的可信度。如果不是利益关系,作为带“警”字身份的王某斌,理应懂得泄漏他人信息的后果,而受害女子在警队交涉1个半小时并威胁要喝农药,王某斌应该在害怕中主动删帖。但话又说回来,如果王某斌认为能以此继续要挟当事人,并有可能继续谋取好处,因此产生继续与受害人博弈的心态,这应该是他无动于衷的原因。因此,涉事辅警还涉嫌敲诈勒索罪

奇怪的是,受害女子在警队交涉1个半小时,难道就没有一名正式警察出面解决问题?这也是无法理解的事,合理的解释估计只有一种,那就是此次敲诈,得利者并非王某斌一人。

新闻还报道,韩菲自杀后,当地坊间传言,家属接到“以100万元私了”的请求。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表明该案“水深”,王某斌的背后仍有诸多不可告人的地方。

馆陶县的这三名辅警凭借公权力非法拍摄“车震”,肆意侮辱当事人,这种恶意窥探他人隐私的做法,暴露出当事辅警无知、无耻的权力观和对老百姓冷酷无情的暴戾心态。这些“恶(辅)警”,必将为自己的恶行付出代价。(请用搜狗搜索“周蓬安”微信,关注我的公众号)

 

请长按二维码加关注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