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蓬安的博客

“裸体做官”一词首创者

 
 
 

日志

 
 

周蓬安:泸县校园死亡事件,有什么难言之隐?  

2017-04-07 08:27: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蓬安:泸县校园死亡事件,有什么难言之隐?

近几天,四川省泸州校园死亡事件完全替代山东聊城“刺伤辱母者”案,微信、微博等社交媒体的热度甚至远盖过“雄安新区”话题。不少网友给我留言,希望我能就此话题谈谈看法,但考虑到未见正规媒体报道,有的传言真假难辨,贸然评论有失偏颇,甚至会导致被封号的后果,也就一直没有写。

 

据我了解,以往很多热点事件发酵时,均很难看到“主流媒体”的声音,这与中国媒体长期监督职能缺失有关。这些媒体只懂颂扬,不懂批判,本能逐渐丧失,这也是如今官办媒体公信力不够的真正原因。而今天早上,作为“党的喉舌”的新华社却是打破公共事件的报道禁忌,强势发声,我以为可以据此写篇评论了。

 

新华网络电视客户端所发《新华社三问四川校园死亡事件:拿出澄清谣言的事实要多久》一文,非常专业也非常有力道地质问该校园死亡事件:一问孩子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二问究竟有没有霸凌现象?三问当地到底在紧张什么?

笔者必须为新华社的这个“三问”叫声好!“三问”问出了问题的关键,问出了媒体的水准,也问出了主流媒体的社会责任。窃以为,有影响力的媒体就该关注社会热点,替弱势群体说话;以中立的身份协助查清事件真相,替政府分忧,这才是真正的传递“正能量”。这样的事件如果媒体仍集体噤声,或者地方阻挠媒体发声,本身就佐证背后确有“猫腻”。

这里我要简单介绍一下四川泸州校园死亡事件的大致情况。4月1日,四川泸县太伏中学初二学生赵某在宿舍楼后身亡。随后,网上出现了赵某被五名涉黑学生应索要保护费未果而活活打死,打人手段残忍,“手脚被打断”。赵某被打死后从楼上扔了下去等传言,并配有照片和录像。更能引发社会愤慨的传言是,打死人的五名涉黑学生中,有的家长是该校领导和派出所领导。

 

人都死了,媒体及官方通报仍不提死者真名实姓,这是为了保护死者隐私权吗?真的没看懂。但是,目前已可以确认的谣言至少包括以下两点:一是“未经死者家人同意火化”一说为谣传。最新警方通报称“将启动尸检”,就让该谣言不攻自破。二是死者被打视频有误。警方(@平安泸州)辟谣称,网传视频【泸县太伏被坠亡的男生临死前被殴打的奄奄一息的惨状】并非泸县太伏事件。该视频原版为1:10时长,并未编辑入其他音频,之后网上流传出时长为00:59的剪接版及1:10的配乐版。原版视频能清晰分辨出为两名少年,视频末说出其名字:一个名叫李某,一个叫王某。请广大网民不信谣不传谣。(@平安泸县)转发(@辟谣与真相)网帖称,该视频实为2015年武当山某中学发生的暴力事件,被移花接木造谣为本次事件视频。

 

不过这又延伸出另一个问题,那就是武当山这个校园暴力事件,怎么未见媒体报道,也未见官方处理结果,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每次公共事件都会伴随着谣言四起?根源在于我们的官方未能及时发声。那么,在这样一个自媒体时代,官方微博、微信为何不及时发声,甚至花大力气阻挠正规媒体采访,拼命删帖,难道有什么难言之隐?

 

在笔者看来,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应该变成公共事件。正如新华社该文所言,发现这起原本可以正常进入司法渠道的个案,逐渐演变为当前的群体聚集、警力封路、舆情汹涌。谣言四起,而当地却没拿出澄清谣言的事实。

窃以为,如果能做到公开、透明,按程序处理;警方及时发布相关信息;欢迎媒体参与监督,欢迎网友网上分析讨论;针对网上谣传,官方及时辟谣,我想群众就会有更多的理解。我是特别反感公权力十分随意、不择手段的删帖行为。因为删帖的力度越大,就反衬官方在事件中的“猫腻”越多,一些官员怎么就不懂呢?这也说明官员在自媒体时代,应对网络舆情的能力还很不够。

新华社的“三问”中,就报道该地政府不是以开放的心态,欢迎各路媒体参与,让第三方发布事件真相,而是千方百计地阻挠媒体介入。比如警察距离太伏镇数公里外拦截车辆,逼迫新华社记者迂回步行数公里才进镇;所到之处都有人“陪同”;县政法委书记李盛春表示找不到死者母亲,也没有死者母亲电话,还不清楚死者母亲地址;镇村干部实施各种暗示威胁干扰,迫使采访对象不敢说真话;记者被当地种种电话骚扰则更是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

难怪当地居民会愤怒:“宿舍监控录像调出来看了吗?尸体你们说是从高楼坠落身体的位置与伤口是否吻合?这些你们不去做,警力全用去封路了?”

连新华社的文章中都出现了罕见的犀利语言:“不给记者提供方便,或许另有隐情。”“老百姓对未知的恐惧要持续多久?这一案件又有什么难以公布的苦衷?这些问题需要当地有关部门做出明确回答。”

笔者以为,“透明”是最好的谣言粉碎机。网上仍有几个问题在流传,官方至今仍未正面回应。当然,这些有可能是谣传,因此泸州警方更有必要及时回应,予以澄清:

一是孩子若果真是“自杀”,那么自杀动机究竟是什么?

二是网传太伏中学前两年分别有学生非正常死亡,这是真的吗?

 

三是网传死者爷爷奶奶此前曾报警,是不是属实?若是,又为何报警?(正准备发表时,看到最新通报。通报说,通过对赵某三位同学的调查,没有发现赵某被欺凌的问题;其爷爷奶奶也表示,没有听说赵某被收保护费的情况。)

四是相关位置究竟有没有摄像头?若有,为何不及时公布视频?

五是既然对造谣生事者可以拘留,那么大量删帖意欲何为,阻止媒体报道又为哪般,究竟有什么难言之隐?

应该说,到目前为止,我对当地处置该事件的能力只能打“不及格”。晚上通报内容还算不错,但(@平安泸州)却没有同步发布,让我半信半疑。

同时希望后续处理,能步入正常的方向,做到公开、透明、及时地回应社会关切,并借助社会力量共同还原事件真相,给死者亲属一个交代。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请长按二维码加关注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